“春節不回家?!笔沁@一段時間聽到的最多的一句話。

自古以來,春節是中華民族最隆重的傳統節日,一家人圍坐在一起吃年夜飯,團圓的氣氛足以慰藉一年漂泊孤旅的思愁。為什么今年“春節不回家”?鐘南山老人家一句話既作了回答又道明了意義:“謝謝過年不回家的你,為防疫犧牲團圓,每個人都了不起?!?/p>

我是鐘老所說“了不起”中的一員,因為,今年春節我留守在單位里過年,為抗疫防疫作貢獻。我想,還會有許許多多的熟悉的、不熟悉的同事、朋友及陌生的人們和我一樣,春節不回家,為防疫放棄團圓,留在單位就地過年。

而春節不回家,對我來說也并非這一次,支撐湛江鋼鐵的那些年,為培養屬地新員工、帶好隊伍,我和我的同事也常放棄春節假期,放棄回滬團圓,留在南海邊,守著東海島上12.98平方公里的湛江鋼鐵廠,圍在食堂里一起包餃子、吃年夜飯。當流動的“中冶藍”融入“湛江藍”,過年的氣氛再不是當地的單一色調,五湖四海的同事聊著各地的習俗,甚至還有情不自禁地哼唱起家鄉的小曲,那一抹鄉愁就在這大家庭大聯歡的氛圍里融化了,年夜飯吃得興奮又開心,場面是歡呼雀躍、熱火朝天。當耳邊的爆竹聲連成一片,煙花飛滿天時,基地的院內三五個一堆、七八個一群地圍著、笑著、聊著,憧憬著新一年的美好……那是屬于那些年留守在東海島上湛江鋼鐵過年的同事的共同記憶。

庚子年春節的氣氛恰恰相反,每個人都忙著抗疫防疫,彼此保持距離,不敢靠近。而我僅在除夕和春節休息兩天,大年初二上崗,按照統一部署,提前落實抗疫防疫工作。因我們所在的梅山鋼鐵基地沒有集體宿舍,為提前落實300多名探親人員返崗隔離住所,我和同部門的兩名同事一面籌備防疫物資,一面四處奔波尋找房源,租賃酒店,承擔起陸續返崗人員體溫檢測、入住及一日三餐配送工作。我們一邊聯絡附近的熟人和朋友打探房源,一邊奔波于各房產中介和社區之間,拿鑰匙、看房子。

印象最深的是大年初四那天,我騎著電動車反復奔波于房產中介和社區之間,到后來電動車跑得沒電了,頂著寒風推著車子回到住處,已是晚上8點半,盡管饑腸轆轆,但是來不及洗漱,也顧不上吃晚飯,而是打開微信工作群,匯報一天跑下來的戰果。大年初七起,返城人數逐漸增加,我們既要完成日常工作,還要為隔離人員服務,持續40多天,直到最后一名人員隔離期滿。雖然疲憊,但也很欣慰,因為我們保障了員工的健康安全,也保障了復工生產。

入冬以來,各地加強疫情防控,當“就地過年”的倡議發出后,我決定今年春節不回家,繼續留在單位里過年。這樣,不僅可以降低風險,還能夠為春節期間值班的一線人員及那些因疫情影響而不能回家的人員做點事情。

春節不回家,不是不想家,而是為了大家舍小家;春節不回家,不是不愛家,而是為了早日奪取抗疫全面勝利,為以后更美好的團聚。  (中冶寶鋼 陳興梅)